朱自清荷 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塘月色原文

娱乐频道 2020-02-0678未知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这几天心里颇不。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这是一条幽僻的;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没有月光的晚上,这上森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

  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的荷香月色好了。

  曲曲折折的荷塘,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灯光,没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忽然想起采莲的事情来了。采莲是江南的旧俗,似乎很早就有,而六朝时为盛;从诗里可以约略知道。采莲的是少年的女子,她们是荡着小船,唱着艳去的。采莲人不用说很多,还有看采莲的人。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也是一个风流的季节。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

  于是妖童女,荡舟心许;鷁首徐回,兼传羽杯;櫂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

  今晚若有采莲人,这儿的也算得“过人头”了;只不见一些流水的影子,是不行的。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睡熟好久了。

  《荷塘月色》语言朴素典雅,准确生动,贮满诗意,满溢着朱自清的散文语言一贯有朴素的美,不用浓墨重彩,画的是淡墨水彩。

  朱自清先生一笔写景一笔说情,看起来松散不知所云,可仔细体会下,就能感受到先生在字里行间表述出的,而随之读者也被先生的文字所感染,被带进了他当时那而无法明喻的心情。这就是优异散文的必须品质之一。

  一诗《》奠定了朱自清在文坛新诗人的地位,而《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则被为白话美文的典范。朱自清用白话美文向复古派宣战,有力地回击了复古派“白话不能作美文”之说,他是“五四”新文动的开拓者之一。

  朱自清的美文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作家贾平凹说:来到扬州,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朱自清,他是知识中最最了不起的人物。

  实际上,朱自清的写作程常曲折的,他早期的时候大多数作品都是诗,但是他的诗和我国古代诗人的诗有很大区别,他的诗是用白话文写的,这其实也是他写作的风格。

  后来,朱自清开始写一些关于的文章,因为那个时候比较混乱,这时候的作品大多的面,文体风格大多硬朗,基调伉俪。到了后期,大多是写关于山水的文章,这类文章的写作格调大多以清丽雅致为主。

  朱自清的写作风格虽然在不同的时期随着他的人生阅历和形态的不同而发生着变化,但是他文章的主基调是没有变的,他这一生,所写的所有文章风格上都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那就是简约平淡,他不是类似古代花间词派的诗人们,不管是他的诗词还是他的文章从来都不用过于华丽的辞藻,他崇尚的是平淡。

  英国友人戴立克试过英译朱自清几篇散文,译完一读显得单薄,远远不如原文流利。他不服气,改用稍微古奥的英文重译,好多了:“那是说,朱先生外圆内方,文字尽管浅白,心思却很深沉,译笔只好朝深处经营。”朱自清的很多文章,譬如《背影》《祭亡妇》,读来自有一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

  平淡就是朱自清的写作风格。他不是豪放派的作家,他在创作的时候钟情于清新的风格,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在他的文章中包含了他对生活的向往,由此可见他的写作风格和他待人处事的态度也是有几分相似的。他的文章非常优美,但又不会让人觉得狭隘,给人一种豁达渊博的感觉,这就是朱自清的写作风格,更是朱自清的为人品质。

  写有《荷塘月色》《背影》等名篇的著名散文家朱自清先生,不仅自己一生风骨正气,还用无形的家风涵养子孙。良好的家风家规意蕴深远,催人向善,是凝聚情感、涵养德行、砥砺成才的人生信条。“北有朱自清,南有朱物华,一文一武,一南一北,双星闪耀”,这是中国、教育界对朱家两兄弟的赞誉。

  朱自清性格温和,为人,对待年轻人平易近人,是个平和的人。他取字“佩弦”,意思要像弓弦那样将自己绷紧,给人的感觉是要求高,偶尔有呆气。朱自清教学负责,对学生要求严格,修他的课的学生都受益不少。

  1948年6月,患胃病多年的朱自清,在《美国扶日政策并美援面粉宣言》上,一丝不苟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朱自清还将面粉配购证以及面粉票退了回去。1948年8月12日,朱自清因不堪胃病,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离开。在新的时代即将到来时,朱自清却匆匆地离人们远去。他为人们留下了无数经典的诗和文字,还有永不的。

  朱自清没有豪言壮语,他只是用坚定的行动、朴实的语言,向展示了中国知识在祖国危难之际坚定的性,体现了中国人的骨气,表现了无比高贵的民族气节,呈现了人生最有价值的一面,谱就了生命中最华丽的乐章。

  他以“自清”为名,自勉在困境中不丧志;他身患重病,至死拒领美援面粉,其气节令感佩;他的《背影》《荷塘月色》《匆匆》脍炙人口;他的文字追求“真”,没有半点矫饰,却蕴藏着动弦的力量。

  朱自清不但在文学创作方面有很高的造诣,也是一名主义战士,在反饥饿、反内战的斗争中,他始终保持着一个正直的爱国知识的气节和情操。对朱自清宁肯饿死不领美国“救济粉”的给予称赞,赞扬他“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

  这几天心里颇不。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这是一条幽僻的;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没有月光的晚上,这上森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

  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 在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的荷香月色好了。

  曲曲折折的荷塘,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

  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声似的。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

  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

  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灯光,没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忽然想起采莲的事情来了。采莲是江南的旧俗,似乎很早就有,而六朝时为盛;从诗里可以约略知道。采莲的是少年的女子,她们是荡着小船,唱着艳去的。采莲人不用说很多,还有看采莲的人。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也是一个风流的季节。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

  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鷁首徐回,兼传羽杯;棹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

  今晚若有采莲人,这儿的也算得“过人头”了;只不见一些流水的影子,是不行的。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睡熟好久了。

  这篇文章写于一九二七年七月。当时,全国一片。朱自清和许许多多知识一样,面对血污的现实和迷茫的前途,陷入彷徨之中。朱自清有着的人格和对的责任感,他没有颓唐消沉,而是时时懑于诗文。虽然絮絮低吟不同于的呐喊,可同样是战斗,同样是历史的一个回声。

  《荷塘月色》,从一个侧面曲折地为我们展示了那个可的时代,留下了旧中国知识历程中一个清晰的足印。

  《荷塘月色》如诗如画般的美妙令几代读者喜欢和吟颂。只要提到朱自清,没有不知道《荷塘月色》的。文中寓情于景、情景交融的抒情笔调和委婉细腻的叙事风采深深影响着中国散文的创作和发展。

  《荷塘月色》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静夜的荷月图,蕴涵着作家无尽的感想和无以排遣的情愫。作家由景生情,又借景抒情。

  文章一开始便写到作者“心里颇不”,由心绪不到求静到想荷以至于看荷,渴望寻求一个而的世界,“静”正是作者渴望得到的。作者一再强调心里的“不”,在这个沉重抑郁的氛围中去求静,正蕴含着作者痛苦的思想历程。

  《荷塘月色》写于1927年7月,正是大失败后不久,的斗争现实使他陷入极度的和徬徨,自然“心里颇不”。文中写小之静、独行之静、荷塘之静、月色之静,又以蝉蛙的喧闹、江南采莲风俗及《采莲赋》中刻画的采莲的热闹等等令人想到“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之妙。

  这样,一层层不断地反衬心里的“不”,之后画龙点晴——“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含蓄而深切地点出“不”的原因, 而这江南生活的追求与失败所带来的与烦恼却是任何“静”所无治的,“静”只能是“偷来的片刻逍遥了”,而这逍遥于幽香清冷的荷塘月色之中又是怎样的一种对摆脱羁绊、超然于物外的渴望,作者虽求静,心里却难静,于是更加求静,荷塘月色就成了他正直、恬淡、达观的的寄托以至。

  自然的本质是丰富的,人的感受也是多样的,若人能体物,物能达人,那么人与自然的契合本身便有一种情韵。《荷塘月色》中似乎作者并未变荷,却总令人感觉到作者高洁、正直的品性在那荷塘月色无垠的“静”中传散开来,在田田的叶子、脉脉的流水当中。

  《荷塘月色》是现代抒情散文的名篇。文章写了荷塘月色美丽的景象,含蓄而又委婉地抒发了朱自清先生不满现实,渴望,想现而又不能的复杂的思想感情,为后人留下了旧中国正直知识在中徘徊前进的足迹。

  寄托了作者一种向往于未来的思想。揭露了当时的和一心救国的爱国热情。

  这篇散文以“我”夜游荷塘的行踪为线索,从“带上门出去”写起,到“推门进去”收尾。在夜游荷塘的过程中,作者时而缓步前行,时而停立凝想,一上把荷塘周围、荷塘、荷叶和荷花、月光以及远远近近的树木、山色,陆续呈现在读者面前,读者仿佛跟着他一去观赏、领略“这的荷香月色”。

  这篇散文委婉细腻地描写了荷塘月色的恬静朦胧,抒发了作者不满现实,向往的感情,同时也流露出一个正直的知识在那个时代里彷徨的心情。

  中国处于低潮。一方面由于支持下的、汪精卫等突然;另一方面是由于中国党还处于幼年时期,缺乏斗争经验。陈独秀又犯了右倾投降主义的错误,使千千万万优秀,遭到了派的。

  就是在这篇文章发表后的10几天里,中国党领导发动了发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开始领导战争,创建了军队,开始了建立农村根据地的斗争。这一年中国党还召开了八七会议,确定了开展土地和武装的总方针。

  脉脉(mòmò)、媛(yuàn)、鷁(yì)、櫂(zhào棹的异体字)、敛裾(lanjv)

  这几天心里颇不。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这是一条幽僻的;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没有月光的晚上,这上森的,有些怕人。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今晚却很好,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

  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 在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的荷香月色好了。

  曲曲折折的荷塘,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灯光,没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忽然想起采莲的事情来了。采莲是江南的旧俗,似乎很早就有,而六朝时为盛;从诗里可以约略知道。采莲的是少年的女子,她们是荡着小船,唱着艳去的。采莲人不用说很多,还有看采莲的人。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也是一个风流的季节。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

  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鷁首徐回,兼传羽杯;棹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

  今晚若有采莲人,这儿的也算得“过人头”了;只不见一些流水的影子,是不行的。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睡熟好久了。

  《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失败,中国大地。这时,,中国处于一片之中。朱自清作为“大时代中一名小卒”,一直在呐喊和斗争,但是在四一二之后,却从斗争的“十字街头”,钻进古典文学的“象牙之塔”。

  全文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作者首先交代了作者去荷塘的时间和缘由。开头就说出这几天“颇不”的内心状态。“颇”字是对不心情的强调。下文中作者思绪翻飞,神驰万里,或行或止,或喜或愁,都和这“颇不”的心情有着紧密的联系。这一句是作者进行艺术构思的焦点,也是《荷塘月色》这篇文章的文眼。 它以强烈的直接抒情开始,将淡淡哀愁流露在字里行间,为全文定下了感情的基调。

  散文具有“文眼”, 这是我国古代散文一条传统的艺术经验。唯有“眼”,题旨才会有隐显意境, 才会有虚实, 剪裁才会有详略, 结构才会有疏密。 《荷塘月色》是十分注重“眼”的安设的, 并且充分地使之成为构思的“焦点”, 也成为将作品的思想与艺术辩证起来的“凝光点”。

  《荷塘月色》 一开篇就点出文章的“文眼”———“这几天心里颇不平静”。接着写小的“静”、月色朦胧的“静”, 来反衬作者的“心里颇不”。再接着以荷塘四周蝉声和蛙鸣的“闹”突出荷塘月色的“静”, 又联想到江南采莲的旧俗: 梁元帝的《采莲赋》和《西洲曲》关于采莲的热闹、嬉戏的情景, 进一步反衬此时此地“荷塘月色”的“静”。最后画龙点睛“: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含蓄地出“心里颇不”的原因所在。

  文章这样的结构严谨细密, 脉络清楚,又不露人工斧凿的痕迹, 达到了散文“形散神不散”的可贵境界。散文的艺术魅力, 集中地体现在艺术构思方面。朱自清的散文在构思上是十分讲究的。缜密而严谨, 新奇而精巧,营构合理“,设眼有致”。

  有学者评论朱自清先生的写景散文如同“工笔画”, 景物描绘精雕细刻, 细腻传神。此言放在《荷塘月色》尤为确切。《荷塘月色》第四、第五自然段充分体现了朱自清先生散文“工笔画”的特点。

  首先, 朱自清先生把水融、浑然一体的“荷塘月色”细分为“月色下的荷塘”与“荷塘上的月色”两部分。“曲曲折折的荷塘,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这一段以月色为背景, 重点描写荷塘的各样景;“月光如流水一般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一段以荷塘为背景, 重点描写了月色的层次变化。这样划分, 使景物描写得以细腻地进行。

  第四段用了博喻的手法,写出来了荷花纤尘不染的美以及时姿态的优美、色泽的光滑洁净

  这几天心里颇不。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

  ,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这是一条幽僻的;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

  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没有月

  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

  一个世界里。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

  ,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

  曲曲折折的荷塘,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的裙。层层的叶

  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有羞涩的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

  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

  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些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

  是肩并肩密密的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

  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

  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

  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

  在小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

  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

  缝里也漏着一两点灯光,没精打彩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

  忽然想起采莲的事情来了。采莲是江南的旧俗,似乎很早就有,而六朝时为盛,从诗里可

  以约略知道。采莲的是少年的女子,她们是荡着小船,唱着艳去的。采莲人不用说很多,

  还有看采莲的人。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也是一个风流的季节。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

  :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话:[益鸟]首徐回,兼传羽杯;棹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

  可见当时嬉游的光景了。这真是有趣的事,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于是又记起《西

  今晚若有采莲人,这儿的也算得“过人头”了;只不见一些流水的影子,是不行的。这

  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

原文标题:朱自清荷 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塘月色原文 网址:http://www.wingchunserbia.com/yulepindao/2020/0206/1644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名胜古迹新闻网 www.wingchunserbia.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